曄ちゃん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









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









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包括我。












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









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









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









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









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









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












我呸。












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









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

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

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

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

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

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

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
救救孩子。
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《Uniform pocket smoke》2

在正文开始前容在下bb两句食用注意事项
*本帖又名《警察王大柱的快乐生活》
*本帖比起正经更多欢脱
*耀主视角
*耀有烟民设定
*本文因剧情发展有bug
如果无法接受请绕行
1 传送门
http://berlin490.lofter.com/post/1f31cbaa_126d399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真是意外的顺利。王耀睡前扫了一眼床头的手机,确认没有紧急任务的通知。在经历了连续一个月调查案子头脑高负荷运转后,能好好睡一觉真是求之不得。
   王耀很快就进入了睡眠,沉在半梦半醒的浅眠状态中。迷迷糊糊的总有种危机感。
  案子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:特别设置的消息铃声在耳边炸开,阿尔弗雷德魔性而具有穿透力的笑声在房间中回荡,刺激着王耀脆弱的耳膜。关了闹铃,睡眼朦胧地扫了一眼手机,激得一双琥珀眼瞪大。
  王耀暗骂了一声,抓起搭在床尾的大衣冲出了门,顾不上管管自己一头炸的乱七八糟的长发和身上穿着的薄睡衣。
  “到底.....出了......什么事.......”现场离王耀家不远,开车一路狂奔过来只用了五分钟。认真做记录的伊万吓了一跳,手里的笔险些掉在地上“耀,我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。”俄罗斯小伙眨眨眼,看着他的搭档“费里在路上了,初步判断死者是因头部受重物打击,凶器不明。”伊万指指那片脑浆与血液混合物中几乎分不出五官的头,上面有个不小的血洞。
  费里西安诺.瓦尔加斯和阿尔弗雷德.琼斯一前一后到达现场。意大利人拉拉手上的医用手套,在一片血泊中蹲下,仔细拔开死者被血液粘在一起的头发,血液还是温的。
  “头骨碎了,主要受打击的部位是后脑,”他抬手示意后面的警员做记录“瞳孔没有异常,看起来像突发死亡,没受什么痛苦。”费里西安诺皱了皱眉“但这不大可能,也许死前喝了酒什么的,我需要做血液检测。”
  意大利小伙收集完血液样本就风风火火的走了,走前叮嘱刚刚做记录的警员把尸体带到他的验尸台上。
  “阿尔,你有什么想法?”王耀从新整理了头发——这样一头乱发实在是碍手碍脚——看向旁边一反常态的美国小伙“你说,旁边那条美食街会有酒吧吗?”阿尔弗雷德眨眨蓝色的眼睛,透过镜片看向东方人。
  旁边的一名警员凑上来“那里有一家很有名的闹吧①。”王耀恍然,对那名警员点点头以示感谢“那么,这可能是酒吧斗殴类的案子?”“不大可能,”另一名警员犹豫了一下“那是一家同性恋酒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:酒吧分闹吧静吧两种,静吧就是小酒馆单纯喝喝酒吹吹水的,闹吧就是夜店

【tag通告】挂个人,希望大家理解圈地自萌,友情向也请不要打其他tag,以及最后我语气的确有些冲,十分抱歉。
不扯长篇大论了,只请无法理解的各位想象一下被其他tag的毒唯粉摸过来举报tag被封锁
我现在能端着脸跟你说话我也能问候您祖宗十八代


也希望大家不要谈太多政治话题


如果您无法理解还请无视但真出事了也请负责

啊不用去看了,那位太太删了我们的评论

《Uniform pocket smoke》

在正文开始前容在下bb两句食用注意事项
*本帖又名《警察王大柱的快乐生活》
*本帖比起正经更多欢脱
*耀主视角
*耀有烟民设定
*本文因剧情发展有bug
如果无法接受请绕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A市真是个鬼地方。
  在接连打了两个喷嚏以后,王耀抱紧怀里的热水袋这样想。为什么局里就不能再考虑考虑给装个暖气呢?一想到他那份三万字石沉大海的暖气申请他就来气。
  “耀,你中午想吃什么——”伊万.布拉金斯基推开办公室的门,一眼就看到了缩在工位上愤愤不平的王耀。“嗯——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卤鸭……”“停,不可能的。”“我就不能化悲愤为食欲吗!!!”“不可以。”“……就要我们局对面那家包子铺的牛肉包子吧,两个。再来碗牛肉米线,多放辣。”
  “你呢?费里?用不用伊万给你带点什么?”王耀转向组里新来的随组法医①费里西安诺.瓦尔加斯。“ve~不用了哦~我在街角的那家店订好了意面~”意大利小伙笑眯眯的回答“那家店很棒的哦~下回一起去吃吧~”。
  美国小伙抓着金拱门的外带牛皮纸袋风风火火的顶开门闯了进来——“HERO回来啦——”“吵什么吵啊你这笨蛋!”美国小伙意料之内的被英国绅士用今天的报纸糊了一脸。
  感受到来自亚瑟.柯克兰怒意的温度,王耀伸了个懒腰把伊万往门外推“快去买吃的吧大少爷,一会儿活来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:那就是个bug一般法医组织和警察局是分开的